阜阳一特大贩卖假药集团案惊国务院

发布:2007-4-3 20:01:45  来源:星辰在线  浏览次  编辑:晓宇

    这是一起引发中央、省、市领导高度关注的特大案件。2006年6月19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对此案作出重要批示:“要严查,狠狠打击,采取措施,不要让假药流入市场。”
  这是一起数额特别巨大的贩卖假药团伙案件:上线是广东的地下制药厂,经由中间渠道转销后,流向全国各地。当警方采取行动时,现场竟然查获各类假药400余箱,价值人民币300多万元,涉及28个品种、24个生产厂家。
  这是一起侦破异常艰难的案件。警方耗时15个月,行程3万多公里,足迹遍及全国10余个省市,历经千辛万苦,最终将19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。
  2007年1月,这起假药案的9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被判处相应刑罚。之后,经由安徽、广东两地警方通力合作,团伙主要上线嫌疑人“庄老二”也落入法网。2007年3月8日,“庄老二”被正式逮捕。
  2007年3月中旬,此前一直对此案高度保密的安徽省阜阳市警方,接受了笔者的独家采访。
  张明/图文
  医药市场的“神秘来客”
  2005年7月16日,安徽阜阳,盛夏热浪滚滚。
  当日,阜阳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负责人李济勇,接待了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的两名同行。山西客人说明来意:河南籍犯罪嫌疑人于某涉嫌在山西太原销售假药,于某的上线“张键”来自阜阳,请求阜阳警方协查。
  两天后,阜阳警方对“张键”进行初查,惊讶地发现“张键”系化名。所有的线索被掐断……
  就在这时,北京一家知名企业向阜阳警方报案称,阜阳某医药市场出现假冒该公司生产的计划生育用药,以及其他由国家免费发放的长效避孕药。天津市某制药企业也报案称,阜阳某医药市场出现假冒该制药企业的药品。
  关于假药的异常信息接踵而来,引起了阜阳警方高层的高度关注,并迅速作出明确指示。随后的2005年11月10日,以李济勇任组长的假药案件专案组成立。
  专案组将目光聚集到了阜阳某医药市场,决心以此为突破口,循线追踪,剥开假药案的“画皮”。
  在专案组的周密部署下,民警刘虎(化名)经过几天的培训后,乔装打扮成“药商”,出现在阜阳某医药市场。
  几经周旋,刘虎最终取得了一名销售假药犯罪嫌疑人的信任,并从对方手里多次购买了小批量的药品。后经检验,这些药品全部是假冒伪劣药品。
  鱼儿开始上钩,这让专案组十分高兴。专案组决定,大量购买一批假药。经过多次联系后,对方同意了刘虎的要求,约定在某大酒店接头。见面后,两名“药贩子”基于天然的敏感,一直与刘虎周旋。突然间,其中一人快速夺去刘虎随身带来的皮包,迅即打开检查。
  令对方感到十分放心的是,刘虎的包内除了医药宣传品和一套药品代理手续之外,别无他物。当此之下,两人不再怀疑刘虎的“诚意”,决定成件向他销售假药。
  为了进一步取得“药贩子”的信任,刘虎从对方手中购买了两大宗假药,并托运到天津、河北等地。在频繁的接触中,有价值的线索逐渐浮出水面。经过缜密侦查,专案组发现,一辆“三菱”吉普车经常充当对方运药的交通工具。后经查明,该辆车的车主名叫“张靖”,安徽阜阳人。2001年,张靖曾因涉嫌制售假药被警方查处,后来检察机关作出不予起诉决定。
  经过进一步紧张工作,警方发现,张靖一伙人常携带现款赴广东省普宁市进货,从而查清了假药的来源。与此同时,警方也查明,这是一个以张靖为核心的贩卖假药团伙,团伙中,张靖的妻子丁敏、大哥张灿、朋友张帅为主要成员,众多小“马仔”纷纷参与,以张靖住宅楼下的美发室为掩护,从广东购置假药,然后销往外地,从中牟取暴利。
  如何进一步查清这伙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,如何选择最佳时机将他们一网打尽,成为摆在专案组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。
  400余箱假药“现形”
  机会终于来临!
  2005年12月29日,专案组获悉,张靖一伙正在等待从广东省普宁市拉药回来的一辆厢式大货车,双方即将展开交易,交易地点在阜阳市某企业附近。随后,在专案组的统一部署下,警方迅速组织第一次跟踪。
  此时,一个消息突然传来,交易地点变更。民警们随后立即对大货车展开跟踪。几经辗转,大货车最终停靠在一高速公路出口处附近。此时,张靖的“三菱”吉普和“金杯”面包车,也同时出现在现场。令警方感到棘手的是,三辆车的停靠位置极佳,根本无需掉头,随时都可以朝三个方向逃跑。
  就在警方准备行动时,三辆车突然快速离开现场,分别朝不同方向驶去。由于张靖犯罪团伙的交通工具性能优良,警方没能及时跟上,也无法准确掌握他们的住处和仓库。专案组决定撤离,等待新的行动机会。
  经过进一步调查,专案组再次获悉,2006年1月14日晚,张靖一伙将要进行一场新的交易。阜阳市公安局高层决定调用性能较好的车辆参与抓捕,同时,制定周密的抓捕方案,以期对张靖团伙一网打尽。
  当日晚,专案组集中40名警力,分成两个抓捕组和一个机动组,前往交易地点和犯罪嫌疑人所在地实施抓捕。警方还获悉,当晚,反侦查能力较强的张靖不会出现在交易现场,而是让其妻子丁敏带人发货,自己则以接待客户为名在幕后遥控指挥。
  根据这种情况,专案组决定由副组长张广杰带队,在丁敏即将托运的某物流中心附近布下天罗地网,另一组则由李济勇带队,严密监控张靖的一举一动。
  夜幕下,一场抓捕的总“决战”打响了。当晚9时许,丁敏和3名“马仔”驾驶着一辆面包车抵达某物流中心。正当他们将各种假药装车时,专案组民警从四个方向突然展开行动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4名嫌疑人牢牢控制。
  得知丁敏等4人落网后,一直跟踪张靖的另一路抓捕组立即采取行动,在一处公路上将刚吃过饭的张靖抓获。后经了解,当晚,张靖等到妻子一伙人出门后,立即打电话喊来3名女性朋友吃饭。酒足饭饱后,一名女朋友临时客串司机,拉着张靖一伙人正准备找地方玩乐。面对从天而降的警察,张靖十分不服气地说:“也是该让我倒霉,如果是我开车,凭我的驾驶技术,你们想抓住我是不可能的!”
  行动当晚,警方在张靖住处的电脑里面,发现了一张发票存样,发票上面的买主正是山西警方提供的犯罪嫌疑人于某。由此,张靖与山西销售假药案关联起来。但是,令警方十分意外的是,在张靖家中,没有发现任何假药。
  经过进一步工作,专案民警在张靖的一位亲戚以及“马仔”张帅家中,搜出了数十件假药,并获悉,张靖还有一处大的仓库。随后,警方押解其他犯罪嫌疑人,着手搜查这个仓库。
  当天夜间,大雾弥漫,能见度极低。通往仓库的20余公里路程,专案民警的车竟然行驶了1个多小时。1月15日凌晨,警方找到目标地点后,打开仓库的门。令专案民警十分震惊的是,两间屋子内,摆放的全部是成箱药品。
  为了争取办案主动权,民警们不顾疲惫,连夜将张靖等7名犯罪嫌疑人和药品带回阜阳,并进行突击审讯。
  经进一步清点,此次行动共缴获假药400余箱,货值300多万元,涉及28个品种、24个生产厂家。此外,根据张靖的进一步交代,专案组又于2006年1月15日将另3名团伙成员抓获归案。
  与死神“擦肩而过”的抓捕
  张靖团伙落网后,很快交代了从广东省普宁市购买假药,销往全国各地的犯罪事实。当此之下,尽快抓获张靖团伙的上线和下线,成为阜阳警方必须立即采取的行动。
  据张靖交代,给他提供假药的制假者主要有4人,分别是庄金旺、“庄老二”、蓝某和陈某。警方获悉,这些人均是广东普宁市当地人,长期制假,在当地社会关系复杂,具有丰富的反侦查经验。要抓住这些上线,绝非易事。
  为了将这些制假源头的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,阜阳警方费尽了心思,最终指示张靖以再购进一批假药为名,与“庄老二”取得联系。双方约定具体交易时间,准备在广东见面。
  2006年1月18日,阜阳警方派出10名民警,押解着张靖长途奔袭,在连续行车19小时后赶到广东普宁市。很快,张靖约好“庄老二”在普宁市某宾馆见面。
  警方迅速布网,准备抓捕犯罪嫌疑人。但是,狡猾的“庄老二”并没有上钩。在进入宾馆前,他将电话打入宾馆总台,询问“张靖”是否系一人前来。当得知情况并非如此时,他迅速驾车离开,然后切断一切联系。
  鱼儿脱钩之后,专案组又采取行动,在“庄老二”、蓝某、陈某家附近守候。由于地形不熟,加之语言沟通存在障碍等因素,抓捕组在守候3天3夜后一无所获。
  2006年2月8日,阜阳警方再度奔赴普宁。在当地警方的大力配合下,抓捕组查实了蓝某、陈某的身份。同时,在普宁市看守所提审了已经落网的犯罪嫌疑人庄金旺。据庄金旺供述,“庄老二”是其二哥,真名叫“庄金填”。
  七下广东抓捕未果后,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,阜阳警方将侦查重点转向抓捕张靖的下线,广东警方则负责抓捕张靖的上线。
  2006年4月1日,阜阳警方进一步调整充实了专案指挥部,公安局党委副书记、副局长程曙光亲任专案组组长,开始全力抓捕张靖的下线。4月5日清晨7时,在距离郑州市50公里处,抓捕民警的警车突遇团雾发生交通事故,所幸无人员伤亡,但车子已严重损坏。撤离后不到10分钟,一辆疾驰而来的“广州本田”轿车撞到了抓捕组所驾车辆的尾部,“本田”车严重受损。后经得知,此次连环相撞事故,涉及10余大小机动车辆,共造成4人当场死亡、10多人受伤。
  一场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抓捕,以最终大获全胜告终。4月11日、12日,阜阳警方将张靖团伙销售假药的下线犯罪嫌疑人于某、白某成功抓获。2006年5月23日至7月21日,专案组又将下线犯罪嫌疑人王某、左某、张某、何某等抓获归案。
  2007年1月6日,在广东、阜阳两地警方携手下,张靖团伙案上线犯罪嫌疑人“庄老二”落入法网。2007年3月8日,“庄老二”被阜阳市检察机关正式批准逮捕。至此,张靖团伙案基本告破。
  假药“利益链”触目惊心
  随着犯罪嫌疑人的纷纷落网,张靖团伙贩卖假药网络清晰成型。
  张靖,安徽阜阳人,现年36岁。曾经在一家医药公司上班的他,有一次将手里的一批过期药品通过更换包装后成功出手,获得不菲的利润。尝到甜头后,张靖并不满足,认为必须找到更好的获利捷径,方能迅速发家致富。
  张靖把目光投向了假药。2005年3月,在积极活动下,张靖与广东人庄金旺接上了头,开始从庄金旺那里大批量购进假药。与此同时,张靖先后购置了“三菱”吉普、“金杯”面包等两部车辆,组织妻子丁敏、哥哥张灿、朋友张帅等人参与其间,每月付给“马仔”上千元的工资,由他们帮助接货、转运、送货、销售。
  庄金旺落网后,张靖的主要上线变成了“庄老二”、陈某、蓝某,多数是现金交易。从庄氏兄弟那里,张靖购置的药品种类最多;蓝某主要卖给张靖假冒计生药品;陈某主要卖给张靖假冒保健药品。大多通过货运等方式托运到安徽,然后张靖团伙动用机动车辆接货。为了保密起见,张靖“狡兔三窟”,将药品分散到3个地点保存,企图逃避打击。
  假药购置回来后,张靖曾经试图通过阜阳市某医药市场,销售给南来北往的药商。但是,该市场从购进到仓储、再到销售,都有极严格的制度和规程,基本无缝可钻。无奈之下,张靖便将部分药品卖给团伙成员,由团伙成员发展下线。另一方面,积极内联外引,将部分药品卖给全国各地的药商,然后流向各地。
  短短两年间,依靠销售假药,张靖迅速发家。据警方介绍,张靖每天的花销在千元以上,出手异常大方。张靖还告诉办案民警,如果这次不被抓获,他准备到北京提回一部高级轿车。
  贩卖假药的利润到底有多大,竟然让如此多的人趋之若鹜。笔者在随后的采访中,逐渐明晰答案。仅以张靖销售的某种片剂为例,张靖从广东上线那里获得此种片剂的价格不过每盒35元,卖给下线何某的价格为每盒60元,何某再卖给下线孙某的价格是每盒128元。最终,这种药品流向了某医院,销售价格变成了每盒264元。
  售假者如此,造假者牟利情况又如何呢?据了解,在此次查获的假药中,有相当一部分为计生药品。该药品外观与真药无异、但实际上是淀粉制成的。业内人士称,一般长效避孕药零售价每粒3元左右,制假者花几元钱买0.5公斤淀粉就可制成上万粒假药,1粒假药的包装成本约需1角,原料几乎“零成本”,而利润惊人。
  有关医药行业人士也认为,追求暴利是制假造假者的直接动因。据他分析,一件假药的成本不过几百元,伪造成知名品牌,其价格可能升至几万元。从造假开始,经几次批发,再通过医院、诊所、药房等到病人手上,每个环节都有200%的利润。病人花了真药的钱,用的可能是无任何疗效的假药。与此同时,几经倒手后,假药的价格与真药无异,各种假手续也演变成了合法手续,其隐蔽性越来越强。
  高额的利润,驱动张靖团伙铤而走险。同时,一些医药公司和医院也跻身其中,成为张靖团伙利益链条的一个环节。最终受害的,却是那些无辜的消费者——花了钱,却难以治好病。部分药检机构对张靖团伙案部分药品作出鉴定,认为“服用后不能起到有效治疗作用,会延误治疗;甚至足以对人体造成危害”。
  其实,张靖等人也是害人害己。2007年1月31日,安徽省阜南县人民法院对张靖等9人作出一审判决,分别判处其相应有期徒刑。张靖和丁敏的孩子无人照顾,境况十分凄凉。
  打击假药,社会的共同责任
  药品安全,关乎人命。张靖团伙案引起了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。除吴仪副总理以及公安部领导高度关注之外,阜阳市领导更是高度重视。阜阳市委书记胡连松、市长孙云飞多次听取案件侦查情况汇报,并相继作出重要批示,要求对药品制假贩假行为保持高压态势,做到发现一起、查处一起、严惩一起,让制假贩假者无容身之地。
  阜阳还专门给警方拨出10万元办案经费,要求警方加紧破案。与此同时,该市对药品生产、经营、使用等各个环节开展地毯式清查,并加大市场周边和城乡结合部的清查力度。在此基础上,进一步健全长效监管网络体系和工作机制,确保群众用药安全。
  另据了解,假药目前已成为一个世界性的问题,据世界卫生组织(WHO)调查,假药事件中有65%发生在发展中国家。据估计,每年全球假药的生产额高达800亿法郎。国际贸易商会则估计,假药在全世界药品市场上占了6~7%的份额,制药工业每年因此要损失360亿马克。打击假药,成为了人类的共同责任。
  有专家指出,当前,除去高额的利润之外,造成假药泛滥的主要原因是:一、我国医药资源缺乏,农村或西部地方甚至没有像样的医院,加上医院收费节节升高而社会保障制度有限,使得许多民众视看病为畏途,为了方便省钱就到药房买药吃,造成假药市场有暴利可图。二、药品监管长效机制亟待进一步建立健全。不少地方监管部门在药品生产、流通环节缺乏有效、长期、相互配合的监管手段,致使假药能够迅速从源头流入市场;一些被假冒企业多采取沉默态度,打假活动也多是秘密进行,致使难以形成打假声势;一些地方在打击制售假药时,缺乏相互统一协调配合的机制,致使打击成效大受影响。三、惩罚力度太轻,使犯罪分子有法律空子可钻,而受打击的风险极小。四、医药行业的低水平重复建设引发了一系列恶性竞争,以致有人不择手段地以假药进行不正当竞争等。
  这位专家指出,从阜阳市警方破获张靖一案的过程来观察,领导高度重视,相关地区和部门通力配合协作,是此案取得成功的主要原因。由此观之,有效打击药品制假售假行为,需要全国各地各部门摒弃地方保护主义,进一步加强合作,对药品生产、流通领域各个环节实施有效监管,并对药品制假售假行为保持高压态势,做到露头就打。
  与此同时,他还建议,对生产、销售假药者,无论数量多少,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,予以刑事处罚,而且不能按一般伪劣商品、假冒注册商标案论处。对于那些生产、销售假劣药品受过行政处分、刑事惩罚,再犯的应加重惩罚;构成犯罪的不能判缓刑或以罚代刑,以免其继续造假、贩假,危害民众健康和生命安全。

相关文章

赞助商推广链接
Copyright © 2003-2011 fuyangx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